pgcarticle>blockquote>pspan

中美聚焦 阅读:5288 2020-12-26 12:00:10

作者:吴士存、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副院长、南京大学兼职教授。

目前南海形势处于阶段性动荡后的间歇期。考虑到美国选举引起内斗、政权进入过渡期、美国未来对外政策充满不确定因素,美国南海军事行动放缓。另一方面,其他声索国对拜登政府南海政策的展望和中美未来在南海是和平的,不能轻易采取引起中国强烈反弹的单方面侵权行动。经历2020年阶段性动荡后,2021年南海形势呈现以下特征。

一是法律和规则领域的游戏超越军事游戏,成为推动南海形势发展的新主线。这主要是因为拜登政府以裁决为基础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权利和主张,对抗中国在南海的维权行动。南海行为准则协商窗口期缩短,相关人员希望南海利益最大化,通过准则确认固化。

二是域外国家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和军事行动显着增加。除了日本和澳大利亚,英国和法国还将加入南海美军的军事行动,也可能联合采取联合巡逻或联合航行自由行动等中国的军事行动。

三是声索国以巩固既得利益为导向的单方面行动比2020年明显上升。例如,越南以西沙侵渔、南沙油气开发为主要形式的菲律宾以裁决为基础,通过国内立法、执法、军事活动和拖延共同开发固化其不正当主张为主要途径的马来西亚在推进大陆框架边界委员会审议其外部大陆框架申请、南康暗沙油气开发、琼台礁控制等方面更加活跃

四是准则协商面临意想不到的困难。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对窗口期延长的刚性需求、中国和东盟国家在核心条款上的分歧、域外国家对规范协商的干扰、裁决和外国大陆货架申请案对规范的负面影响等,这些因素在相关人员难以达成共识上充分表现出来。

五是南海军事活动和准军事活动密集引起的海上事件频发,制定复盖域外域内国家军事和准军事活动的危机管理机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迫。

拜登执政初期,美国南海政策没有大的调整,中美南海对抗的状况继续沿着现在的轨道惯性发展。但是,随着中美政府之间对话和交流机制的恢复和建立,以危机管理为导向的对话、以法律斗争为主要内容的对抗和以扩大军事存在为目的的的海上力量游戏将成为未来中美南海竞争关系的主要形式。

就美国与南海沿岸国家的关系而言,在美国南海安全战略回归亚太安全战略框架的同时,美日、美菲、美越加盟伙伴关系的加强,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中国南海岛礁建设和设施部署形成的相对有利的战略态势。

拜登政府利用美菲加强防卫协定和仲裁裁决,强制菲律宾在中美之间选择边境站,菲律宾可能再次成为南海问题的麻烦制造者。越南因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持续对中国保持高压,在美越军事基地使用和安全合作、争论地区油气开发、威胁仲裁等问题上走得更远。马来西亚因美国暗中支持,推进大陆货架界限委员会审议去年提交的大陆货架申请,加快南康暗沙油气开发。

最后,美国为了恢复多边机制的战略需求,为中国主导的南海规则制造新的障碍,或者通过东盟的代理人引起障碍,使南海行为标准协商陷入困境。

原文标题明年南海形势展望,文章来自微信号公众信号中美焦点。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