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冒效鲁与傅雷的友谊丨冒怀科

光明网 阅读:56440 2020-11-22 08:16:20

原标题:父亲冒效鲁与傅雷的友谊丨冒怀科

最近看到网上媒体传播由大剧院零距离对傅雷之子傅聪珍贵的访谈,把我的思绪又带回到青年、中年时期。

1979年我陪着年迈的父亲到龙华殡仪馆参加傅雷夫妇的追悼会,傅聪为料理父母后事专程回国。在去往龙华的路上父亲不言不语,心情沉重。当我们父女走进庄严肃穆而又俭朴的大厅门口,傅聪、傅敏两弟兄迎面向父亲亲切而紧紧握手,久久没有放下,亲切又伤感地叫着冒伯伯、冒伯伯。父亲过去是他们家的常客,傅聪的琴声伴随着两位学人的谈笑风生,一位豪情满怀,一位严谨耿直……

父亲和傅雷是在1947年由钱锺书介绍相识,那时傅雷夫妇第一次去北京(当时还叫北平),正好父亲也在,就义不容辞当了他们的向导。父亲陪他们逛东安市场、王府井大街、古玩铺、北海公园等。父亲出生北京,十多岁时在北京念书,骑自行车穿行南北大街小巷。1948年父亲回到上海后,傅雷在淮海路巴黎新村设宴款待父亲。

1949年傅雷迁新居江苏路寓所,一天电话相约父亲上门做客,傅雷拿出钟楼牌特制五加皮款待父亲。父亲虽然从不喝药酒,但这五加皮味道醇厚,父亲说:中国自古以来有把人比酒的习惯,傅雷的为人犹如他所珍藏的佳酿——五加皮。我小弟怀康告诉我:“我很小五六岁时,爸爸常带着我,晚上坐三轮车到傅雷家,他们两人聊到很晚,兴致很高,我往往瞌睡,经常带着睡意坐三轮车回家,经过静安寺看到有个钟……”

新中国成立后,俄语人才奇缺,为此不少学校争先恐后请父亲去教书,傅雷推荐父亲到光华去任教,胡绳通过沈志远聘请父亲赴北京编译局工作,但父亲选择了由陈毅市长介绍到复旦任教。陈毅早在苏北抗战时,已从同窗王统照那里了解到父亲的一切情况,中外文都好。父亲首选了复旦外语系就职。

父亲到复旦教书后,每天晚上要为新文艺出版社校对苏联的美学、文艺等大量俄文书籍。出版社的俄文编辑戴际安常去模范村送稿,文稿也催逼得紧。戴后来成为译文出版社的著名编辑,我进译文后成了同仁,戴大编还津津乐道追忆约稿父亲出手快的情景……父亲初上手就要他翻瓦卓夫的短篇小说,父亲嫌自己文笔笨拙,文白杂糅,请傅雷审阅。傅雷在父亲的译文上用红钢笔密密麻麻地加以润色和修改,有意思的是在日后他问父亲的朋友,为什么冒效鲁不见怪……说父亲那么有雅量!父亲也常说为人校稿有涤垢衣之癖(语本伏尔泰)。父亲生前再三教导我们儿女:“学问、学问,要学要问!与人要公平竞赛。”我在翻译苏联作品《佐尔格传》(又名《同第三帝国斗争》)遇到一些难译地名、句子请教父亲,他都一一答复,有的他也查考辞典和资料。我常听到父亲在模范村二楼门外电话373100,与老白俄、师友的交流中的口头禅“何以见得?”同俄国朋友聊得时间最长,推敲译稿文字……1986年5月24日父亲给我写了四张纸的长信,其中有一段:“人要增长见识,外出多去跑跑。跑一趟南通,多少知道冒家的事,去桂林领略一下甲天下的山水,温习一下柳宗元的记游小品,对文学修养开阔胸襟大有好处。待在斗室靠翻书(字典)是搞不好也成不了学问家的。钱伯伯夫妇都是在外国东奔西跑,结交名流饱览名胜,所以加上翻(看)书,勤于记笔记,就成了大学问家、大小说家。”

傅雷把他翻译的巴尔扎克小说源源赠送父亲,如《高老头》《欧也尼·葛朗台》《贝姨》《邦斯舅舅》等,以及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贝多芬传》,还有早期翻译的《米开朗琪罗传》《托尔斯泰传》等。他们的交往更多是交流翻译的体会和趣闻轶事。父亲常说:傅雷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措辞适当贴切,有时甚至颇为奇巧,可谓神来之笔!父亲佩服傅雷的大胆创新,他的译本称国王为“王上”是他“独家首创”。傅雷是上海浦东人,为了使译文通俗,他反复琢磨老舍的地道京白,参考一些国语词典。对书中一些细节、人物背景也绝不放松,为了解决疑团,他不惜写信向万里之外的异邦友人和原作者罗曼·罗兰询问,把上海书库和徐家汇藏书楼的法文参考书查遍,务必做到合情合理,正确无疑后才罢休。父亲说傅雷的译文也仿照白居易“老妪能解”的办法,往往把译稿念给住在他二楼的宋老奶奶(宋梯芬妈妈)听听,有什么扞格难通、疙里疙瘩的地方。如有,就一遍一遍修改。这种严谨而一丝不苟的态度,让父亲佩服不已!傅雷搜集1949年前后翻译小说存在的毛病写了万言书寄主管文化部门的领导,被某领导称赏,传令文教翻译界暑天挥汗学习讨论,弄得怨声载道。万言书后引起一场风波,父亲和傅雷开玩笑说:你的大号(字怒安)要改三分之一,把“又”字改为“口”字,“怒”变成“恕”字。

1973年父亲来上海与儿女团聚,当他偶然走到江苏路傅雷故居前的马路人行道上,“不禁油然黯然地有惘惘凄恻之感。面对灰白墙壁上血红的残阳斑点,成片衬托出黄昏黯淡的色调,往事如烟飏空而降,掠过蒙蒙的尘雾,有时夹杂着雨丝风片,拍打在我的脸颊上,使我猛地想起这位直谅多闻的诤友”。父亲在参加傅雷追悼会后曾怆然作诗缅怀故友:

愁听邻家笛,空嗟鸷鸟亡,

低徊谈笑处,门外立斜阳。

2020年9月25日

来源丨文汇笔会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