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营④:最有嚼劲的“枫景”

红网 阅读:76698 2020-11-19 12:15:53

原标题:长安营④:最有嚼劲的“枫景”

编者按:10月29日,因疫情推后的第23届湖南(南山)六月六山歌节,在城步县长安营乡十里长寨开幕。一个湘桂边境小乡村,明清时期农民起义在这里建立“小皇朝”的长安营,又一次登上热搜。作家吕高安深入当地寻访采风,撰写了系列散文,聚焦长安营神秘的巫傩文化、苗瑶风俗风情,刀光剑影的历史演进,凸显湘桂边各族同胞的血性担当,以及今日苗乡在党的领导下蒸蒸日上的时代巨变。

长安营,特指6平方千米古城,即今长安营村,泛指340平方千米、15个村的长安营乡。从古城出来,几千米便是其中的大寨村,典型的侗寨。鼓楼高耸,凉亭屹立,吊脚楼鳞次栉比,萨坛(侗民祭祀始祖母萨岁的圣坛)神圣而独特,山清水秀、小桥流水。

回龙桥没有一颗铁钉。吕高安 摄

抢入眼帘的,是建于1750年(清乾隆十五年)的风雨桥——回龙桥。跨溪而立,亭廊连贯,重檐翘角,30多米长的古桥,无需一颗铁钉。

过桥一两百米,我们爬上古杉坡。坡不高大,挂在山峦上,38株古杉密密麻麻,树高几十百把米,剑指云天。我们竞相张臂,几人抱住一棵:“都是千百年的老古董呀!”其中一株古杉,30多米高,七八米胸围,苍劲挺拔,筋骨分明,站桩老道,虎踞村头,佑寨千年。传说它是义军领袖李天保倒栽,曾化变寒窗苦读的书生,赶考京城,高中状元,又名“状元树”。

享年1600多年的“湖南杉树王”。雷学业 摄

据林业专家考证,此属东晋年间(317-420)人工栽培杉,享年1600多岁。它矗立于海拔1300多米长安营,纹丝不动,便将林学界原认为我国人工植杉始于唐代元和八年(公元813年)前移了400多年;其根根虬枝,似支支刀笔,有力批斥了“海拔1200米以上无杉区”的论断。称之“绿色文物”“湖南杉树王”实至名归。

长安营“古枫林”,参天大树密密麻麻。吕高安摄

最有“嚼劲”的,当属长坪村100多亩“枫景”。我一一数着贴在他们身上的“身份证”,千年古枫270多颗。传世神话《枫木歌》,记载了人、神和兽的始祖母“妹榜妹留”(蝴蝶妈妈),出身于枫木树心的故事。“百种东西从枫木里出来,大根根变成龙,小根根变成泥鳅,树心心变成妹榜妹留......”。

《山海经·大荒南经》载:“有木生山上,名曰枫木。枫木,蚩尤所弃其桎梏,是为枫木。”说远古涿鹿之战,蚩尤被黄帝击败,便化身枫树。《尔雅·翼》说得具体些:“旧云黄帝杀蚩尤于黎山之上,掷其械于大荒之中,朱山之上,化为枫木之林。”蚩尤从三头六臂,铜头铁额,刀枪不入,八只脚的主儿,变成枫树,或许枫树本身就代表蚩尤不死的灵魂。

为羞辱蚩尤,黄帝用枫木打制刑具,可是,城步苗民择枫而居,栽枫而拜,祭枫成俗,已达数千年。可见枫树是苗族一等一的贵族,什么枫树湾、枫木坪、枫木寨、枫树堡呀,城步带“枫”的地名100多处。经湘江战役,红军元气大伤,1934年12月初,从广西资源进入城步,第一站就是枫树坳。在此红军没受什么损失,不知是路线正确,还是枫树护佑。反正,苗人视枫树为降妖除怪、保财佑族的“风水树”,纪念始祖蚩尤的“圣物”。

有人不信狠,1958年不顾村人反对,扬起斧子,向长安营枫林一顿乱砍,准备烧炭炼钢。结果3天才砍倒一棵,树倒人也倒,这个村民突然病死,一家人妻离子散。苗民纷纷叹之为“报应”。

自然生态美得让人窒息。吕高安摄

不仅如此,长安营自古订立村规民约,植树造林,给树编号登记,谁乱砍滥伐,齐齐诛罚之。“寸木斗水”,苗瑶侗同胞懂得造林美景,树木储水,水润万物,万物有灵。即使在大炼钢铁年代,大伙都以认死理、不怕死的倔强爱家护林。

纵目长安营所有村落,莽莽苍苍,合抱古树比比皆是。经土匪洗劫,亭台楼阁,箭垛炮楼消失殆尽,可是,几棵百年古树,经受战火,依然矗立长安营村,雄视世事沧桑。

该村龙头山,满山遍野,挺立着一种独特而珍稀的小竹。竹节密匝匝的,微弯的竹兜两旁,长出突兀凸滑的牙蘖,鼓鼓囊囊,酷似两只龙眼;牙蘖两旁反向对称生成两对竹鞭,枝丫露表,与竹弯曲,恰似对对龙角,还有飘飘洒洒对称的“龙嘴”,笔直伸出的“龙舌”......长安营叫“龙头竹”。

当地人对我说,“龙头竹”是一对瑶族夫妇和农民起义军的化身。夫妇住在寨子东头,培竹成林,编竹成器,采笋成食,卖竹换钱,解囊济困。话说明朝景泰年间,李天保在长安营建“金銮殿”,被七省官军“围剿”。弹尽粮绝之际,这对夫妇将竹林竹笋全部砍下,送给义军。义军吃了竹笋,力气大增,斗志昂扬。

于是,官军抓住夫妇,严刑拷打,将丈夫推下龙头岩。妇人面临强奸,拼命逃出,从龙头岩跳下。以后,龙头山便是满山“龙头竹”。

远观长安营,茂林修竹,青翠欲滴,林海翻滚,炊烟袅袅,牛羊遍地走,百鸟争鸣栖息,美得让人窒息。如果杜甫在长安营,肯定能吟诵出,比“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更美的诗句。

我突然想起宝岛台湾阿里山,固然很美,名气、平台比长安营大得多。但是,就绿色植被、历史文化底蕴而言,两者不在一个档次。美是客观存在的,但有时美景是视线堆出来的。

巡游长安营,可尽享自然之美、人文之美。伫立古树林,松香杉香枫香樟香花香,扑鼻而来,除秽醒脑,明目清心。我慨然吸允,肃然起敬,叹然启迪。时光流逝,反倒枯木逢春,遒劲挺拔、蓬勃向上不见顶,而我,却是如此渺小浅弱。看来,人类非百倍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历史才是呀!

作者简介:

吕高安,男,邵阳市人,作家,书法家,教授级高级政工师,湖南高速集团中层干部。出版专著一部。近10年来在央省主媒发布文学、新闻、评论近400篇140万字。执行主编12卷本140万字文化丛书,获省领导撰文高评。散文《被十字架腰斩的情缘》获中国长城文学奖、全国法制文学二等奖;散文《猪血丸子弹起过年的“土琵琶”》被选为高校教材;散文《娘,你眼角的泪干了没有》网络点击量60多万次,获众多网民、名家好评。报告文学《解密“种子”的基因》在人民日报整版刊登,入选中宣部《时代楷模钟扬》一书。评论《共情高歌“我和我的祖国”:青春中国的最炫唱响》红网首发,并被数百家网站转发。理论文章《政治视域下加强农耕文明教育势在必行》被湖南省委宣传部授予“2019年度全省政治思想工作优秀调研成果一等奖”。

(此系列散文蒙雷学业、杨政、谭英和等提供帮助)

相关报道:

长安营①:高山屋脊上的神秘“小皇朝”

长安营②:山沟里的“宝庆二府”

长安营③:繁华已去,遗韵袅袅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编辑:马丽红

本文为湖南频道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20/11/19/8594110.html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