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药店取消筹建审批、间距限制 行业春天还是竞争加剧?

新京报 阅读:68839 2020-11-18 18:01:15

资料图片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以下简称《分工方案》)中提及,对只经营乙类非处方药的零售企业审批实行告知承诺制,推动取消药品零售企业筹建审批等。实际上,辽宁、浙江、陕西等多地此前已明确取消零售药店筹建审批、药店间距限制等。

中国医药人俱乐部创始人钱立正指出,在国家精简审批环节、鼓励连锁化的大背景下,单体药店的数量将被进一步压缩,大型连锁药店迎来更好发展期。

实施“告知承诺制”让新开药店变简单

原先要取得乙类非处方药经营资质,要通过筹建审批、材料审核、现场验收、系统审批等程序才能发证,企业需要一遍遍准备资料等待审核,如今只要资料完整,企业就能当场领取《药品经营许可证》,开办时间大幅缩短。

实际上,在全国性政策出来之前,已经有多地在试点“告知承诺制”,取消筹建审批。深圳市早在2016年就开始试点告知承诺制,行政机关在办理许可审批时,将法定的条件一次性告知申请人,申请人书面承诺已经符合告知条件的,行政机关不再索要有关证明,或不再进行现场核实。据深圳市市场监督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6月初,约7000余家药店通过承诺制办理经营许可证。

去年12月5日,据昆明信息港发布的信息显示,一心堂办事员在昆明西山区政务服务中心不到1小时就拿到《药品经营许可证》,此前需要等60天。

今年3月,辽宁省药监局发布公告,取消药品经营企业(药品批发、零售企业)申请《药品经营许可证》中的筹建审批,新开办药品经营企业,符合申请条件的可直接申请核发《药品经营许可证》。

“间距限制”归零,恶性竞争难以避免

新开店程序简化的同时,开办药店的“间距限制”等将在全国各地取消。以前为防止药店扎堆经营,包括北京、上海、天津等在内的多地曾对药店的选址间距提出要求,从50米-350米不等。

“现在新开办药店没有距离要求,开药店可以门对门,很多时候恶性竞争难以避免。”武汉一家中小型连锁药店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间距限制其实是一种保护机制,零距离反而导致蜂拥而至,让很多药店扎堆。而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则认为,设限其实就是保护落后,优胜劣汰才能对药企提出更高要求。

“应该由市场竞争来决定,而不是距离限制。”中国医药人俱乐部创始人钱立正指出,按发达国家标准,每6000人有一家药店,药店才能有利润,我国每3000就有一家药店在服务,在有些地方,如沈阳2018年的数据显示,每2250人就有一家药店在服务。今年受疫情影响,线上销售猛增,很多地方在积极开展网订店送,打通购药“最后一公里”,但有的地方“网订店送”政策只对连锁药店开放,以鼓励连锁化。“整体的大方向来看,单体药店确实处于劣势。”钱立正说。

开店更容易,做活店面、市场才是关键

开店容易守店难,在药店开业审批提速同时,不少药店因租金压力、顾客稀少、利润微薄等原因,不但并未发展新店,就连很多已有的店面都难以为继、陆续闭店。

钱立正认为,开店虽然变简单,但如何做活店面、市场才是关键。如果服务能力提不上去,就会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只能在夹缝中生存或者倒闭。近年来,国家针对药店行业出台很多政策,我国药店数量不断在增加,但对增量的贡献主要来自于大型连锁药店。有了资本的介入,大型连锁药店对市场的布局增速,促使药店数量增长。对于中小型连锁药店尤其是单体药店而言,则面临转卖甚至倒闭的可能。

“政府希望药店连锁化以便于管理,政策上鼓励药店连锁化,前几年单体药店的占比还高于连锁药店,现在已经基本持平。”钱立正指出,与连锁药店相比,单体药店的运营受老板、店长个人的能力影响,在资金、服务能力、采购话语权等方面处于劣势,数量将被进一步压缩。

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校对 陈荻雁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