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导演程腾: 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是如何成为英雄的

北京青年周刊 阅读:91872 2020-10-16 06:24:35

原标题:《姜子牙》导演程腾: 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是如何成为英雄的

9月11日,距离电影《姜子牙》上映还有20天的时候,我们见到了程腾。这位1988年出生于北京三元桥的80后男生,因为在南城读的中学,有着一口地道的京片子。

今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原本春节档电影上映计划,其中就包括《姜子牙》。在那之前早已经接受一轮采访的程腾,此时此刻,要比春节前平静得多。一切早已尘埃落定,一切该做的都做了,他现在更多是佛系地等待,等待观众的反应。

珠玉在前,不进则退。程腾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尤其是去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率先“封神”之后。作为彩条屋“中国神话系列”第二部作品,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和《姜子牙》基本上是两条并行的线,前者在去年斩获50亿人民币票房,把国产动画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早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之前,程腾就看过全片,他当时觉得这片子特别牛,肯定得火,但是最终那么大火还是远远超出了预想。原来中国有这么多人爱看动画片啊!程腾感叹道。而作为《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彩蛋,《姜子牙》未映先火,让程腾既高兴又烦恼,压力陡增。

想做一部

可以打破差异性的动画

2007年,程腾考入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他对很多媒体都曾坦白过,考这个专业的原因就是为了追一个女孩——当时的他在美院附中的高中同学、现在的太太梁帆。彼时,国产动画还处在低幼期阶段,即便是只拍给青少年看的动画片也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第一部《喜羊羊与灰太郎》动画片发布于2005年)。

大三那年,程腾突然有了表达的欲望,他和同学、如今《姜子牙》的联合导演李夏,共同制作了一部名为《红领巾侠》的动画短片。这部动画短片讲述了一个男孩在课堂上阅读漫画被抓现行,在幻想中和老师斗智斗勇的故事,其中融入了很多80后怀旧元素,比如圣斗士、变形金刚、蓝精灵等等。《红领巾侠》迅速在网络引发关注,获得第五届中国国际大学生动画节ASIFA中国奖。“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是从2007年才开始崛起的。”程腾回忆道。

初次尝到成就感的程腾想要去看看国内的动画产业是什么样的,可是接触了好几家国内动画公司之后,他却更加茫然了。当时的程腾心中是有抱负的,他想做一部动画,可以打破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让任何年龄段、任何国家地域的人看过之后都能够感同身受,就像《泰坦尼克号》《功夫熊猫》。于是做动画的程腾想去美国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能够诞生《泰坦尼克号》和《功夫熊猫》这样的电影。

什么样的姜子牙

才能让观众产生共情?

2012年,程腾进入美国南加州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深造。这所著名大学的著名学院,曾诞生过多位电影界名人,比如《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的导演乔治·卢卡斯。2014年,程腾的动画作品《天外有天》获得第41届美国学生奥斯卡动画单元银奖,程腾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领奖时,程腾带着女友梁帆一起登台。

《天外有天》是一部有关中国功夫的动画短片,中国风格浓郁。那次对于中国元素、中国价值观传达的初次尝试,在现在的程腾看来“挺肤浅的”,具体故事、主题什么全都没想,完全是一个特别“爽”的作者性表达。

而这次做《姜子牙》的时候,程腾和整个团队花了很长时间沉淀,用程腾的话讲,这部电影不再仅仅是做给自己的,而是做给观众的。“我们项目毕竟几百人,我做出的东西至少要能对得起这几百个人四年的付出。”相对于自我表达,程腾更想找到他与观众之间的连接纽带——什么样的姜子牙才能让观众产生共情?程腾找到了“认知失调”这个突破点。

“刚到一个新环境里,我们接受新环境的冲击都会产生认知的变化。从高中上大学,从大学进社会,从中国到美国,我都有过这种感觉,其实往往中年危机也差不多是这种感觉,认知失调,就是在一个岗位上已经习惯了,这时候突然间产业发生变化,新的价值观注入了,我有点跟不上了。”

不允许视线范围内

有人比自己工作时间更长

2015年,程腾从美国南加州大学硕士毕业,之后进入梦工厂担任联合导演。彼时,梦工厂正在筹备一部动画电影,其中有很多中国元素,程腾开始怀揣梦想,想做真正中国价值观的动画,可是实际参与下来,他发现自己和美国人对于中国价值观的理解差别很大。“美国人理解中国元素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们理解他国价值观是非常有问题的。”程腾说。

有一次他们在梦工厂谈论一场戏,男女主角坐在屋顶上,互相之间有些暧昧,但是还没到捅破窗户纸的阶段,美国员工一致同意让两人互相直视交流,只有全组唯一一个中国员工程腾觉得,应该让两人并排坐着,看着月亮而非彼此。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让程腾逐渐意识到,在梦工厂,因为价值观的隔阂,自己的很多想法和喜好难以落实和推进。

程腾在梦工厂担任联合导演

另一方面,大洋彼岸的程腾看到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进一步加深了他渴望回国的想法。2016年下旬,程腾开始在美国远程参与《姜子牙》的项目,他每天都跟国内开会,讨论故事大纲,并于2017年2月回国。

身为一个处女座导演,程腾自认为比姜子牙更加强迫症。“打个比方,我们有一个剪辑工程文件,因为会很多人经手,每个人有自己的习惯,归类方式、命名方式都不一样,码放得会比较杂乱。平常我工作累的时候,就会打开别人的剪辑文件,帮他们做整理,但整理完以后不保存,因为我要是保存了别人就不会用了。”

以帮别人整理文件为工作之余休闲的程腾,是掌控全场的全能永动机,他不允许视线范围内有人比他工作时间更长。

《姜子牙》二维古战场线稿

当一件事想要做到精益求精,必然会有无数濒临崩溃的时刻。至于失眠、脱发,对于一个动画人来说那是难免的。从2017年回国彻底接手项目,四年间程腾全身心扑在《姜子牙》上,996?不存在的,醒着就是在工作。每天睡觉前想的最后一个东西是《姜子牙》、做梦梦见《姜子牙》,醒来以后也是《姜子牙》。三年间程腾经常失眠,因为思考了一天之后,脑子是停不下来的。睡觉的时候可能突然想到什么点子,然后半夜爬起来赶紧拿手机记下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工作中的程腾

拼乐高是程腾的一个爱好。他是一个心特重的人,喜欢把一件事来回想,所以有时候不得不睡觉的时候,程腾要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姜子牙》,而拼乐高则很容易让他暂时忘记工作,达到内心的平静。

四年间,程腾和彩条屋的同事们开过数不清的会,随便一个故事会都要开十一二个小时,但是因为剧本沉没成本特别高,最后往往一无所获。“我很感激彩条屋同事们。他们之前说,《姜子牙》算是他们投入精力最大的几个项目之一。”程腾感慨道。

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是如何成为英雄的

《姜子牙》的故事既有一定的文艺属性,同时又有商业娱乐化的可能,如何在二者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点非常困难。

程腾发现姜子牙充满很多谜团,从历史到神话,包括少量史料的记载,姜子牙在死后都有难以解释的事情在发生。获知这个重要的信息之后,程腾和团队开始构筑姜子牙眼里封神后的世界。

影片把姜子牙去神化,程腾想让观众看看,这个跟我们一样会有纠结,会有胆怯,会有紧张,会优柔寡断的人,最后是如何踏过那一步,变成一个英雄的。从姜子牙的视角去重新思考人对自己的定义,还有对自己身处环境的定义。程腾希望看到这部电影的观众,可以获得一次自己与自己对话的机会。

电影《姜子牙》剧照

寻找自我是人类永恒不变的巨大命题。《大圣归来》中,五百年后的孙悟空成了疲惫不堪的中年人,踌躇满志的童年唐僧则在一往无前地寻找着一切可能;《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哪吒在成长道路上经历迷茫和挣扎,最终撕下标签成为自己;《姜子牙》中,中年姜子牙也会质疑自己身处的当下,怀疑过去所做的决定,看不清未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角色。

由此可见,如何认识自我、找到自我,是不管唐僧、孙悟空,还是哪吒、姜子牙都要面对的问题。而能不能意志坚定地自己支持自己,自己信仰自己,是程腾通过《姜子牙》想要传达的一部分思考,“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跟迷茫时期的我一样,缺少信仰。当你找不到自己的道路或者自己的信仰的时候,可以先去信仰自己,然后让自己成为自己的信仰。”

国漫崛起

也许真的不远了

《姜子牙》的核心团队30多人,其中将近四成是程腾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的学弟学妹们。距离程腾进校13年过去,这个学院和整个中国动画产业早已今非昔比。相较于程腾这样早10年入行的前辈,现在的年轻动画人机会更多,社会关注度更大,要攀登的高峰也越来越多。程腾觉得这是好事,只有高峰才能催生更高的高峰,技术很快就会到达瓶颈,也许用不了几年国产动画的技术就可以和好莱坞持平,大家会转过头回归到故事上面。

至于现在国产动画还有多远的路要走,程腾觉得我们现在单个环节已经无限逼近好莱坞,不仅国内的天才非常多,甚至可以直接从好莱坞拿核心人才,最大的差距则在于好莱坞的整体系统比较完善,那是一个搭建了50年又运转了100年的产业系统,在这个系统之下任何核心人才反而都不重要了。

尽管不知道中国动画该不该走好莱坞的老路,对于那些好莱坞的前辈们,程腾充满感激,因为他们让中国动画工作者少走了很多弯路;他也感激《大圣归来》打响的第一枪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创造的50亿神话,不断翻倍的票房无不激励着中国更多年轻人投身动画专业,而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程腾已然成为国产动画的中坚力量。

从2015年《大圣归来》开始,国产动画电影市场不乏优秀作品,直到《哪吒之魔童降世》横空出现,终于打破国产动画的受众屏障,将国产动画电影推到了大众面前,引发全民热议。特殊的2020年,还未完全恢复信心的电影市场,《姜子牙》上映时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但动画本身就是造梦的产业,程腾和那些与他一样的国产动画人们,已经一砖一瓦将国产动画的庞大梦想帝国建造起来。与日本、美国等动画电影工业体系完善的国家相比,国产动画还正在经历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蜕变阶段,当一座座高峰被堆起再被后人翻越,大家所期待的“国漫崛起”,真的就不远了。

程腾解密 《姜子牙》 幕后

1 关于角色开发

姜子牙项目的角色开发与众不同的地方是采用迭代的开发方式,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体系化、迭代、技艺术的流程化。

体系化:角色、故事、画面、声音作为一个整体,一起开发,一起试错。在项目初期,不断测试角色和故事、角色和环境、角色和角色的关系,在创意优化和打磨细节时,也不断地回到大方向中进行校验。

迭代:单个角色先后进行了非常多的迭代,这里要强调的是在整体视觉体系下的一点一滴式的演进,而不是常见的反复推倒重来。

技艺术的流程化:和一般的开发方式不同,在保证“天马行空”的创意的同时,在项目前期开发阶段就早早开始针对角色进行了艺术、技术的平衡。全新的脸部绑定系统、全新的脸部动态置换绑定系统和修型系统、强烈体块化的毛发视觉风格等等,都是技、艺术反复平衡的原因和结果。

2 关于影片音乐

从音效设计上来讲,《姜子牙》比一般的动画电影视听设计要复杂一些。音乐作曲是香港的黄英华老师。尽管《姜子牙》是一个中国的故事,但是程腾不希望影片音乐特别中国风。因为姜子牙的时代是商周交叠的时代,那个时代,整个中国是什么样的,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特别考究的史料。

程腾当时给黄英华老师的要求是希望音乐既充满想象力,也要让观众觉得合理可信。所以影片使用了一些相对小众的,比如像北欧、中东这样的音乐元素,有一些地方可能加入了一些宗教感,或者是那种自然崇拜式的音乐元素,来让它显得既古朴,又非常有意思,让人听来不过时。

3 关于创新性尝试

主要的创新体现在两个方面:体系化的美术风格和视觉故事化。

体系化的美术风格,是《姜子牙》的特点。影片美术方面的开发和故事的开发是并行的,交错在一起进行开发。程腾希望视觉要故事化,也就是说视觉的很多灵感并不是以好看来决定的,更多的是从角色的矛盾冲突、角色的相互关系,这些很故事性的点上去找灵感。

4 关于最具挑战性场景

最具挑战的场景:九尾盘踞的幽都山、北海酒馆。

九尾的开发:螺旋体系化的迭代流程,上百版的迭代中不断打磨优化。

北海酒馆的设计:对苏州园林的借鉴,光场的明暗交替。

文 康荦

编辑 韩哈哈

摄影 解飞

图片编辑 刘艺琳

剧照来源 《姜子牙》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