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书写疫情中人际交往的赢家脚本——杨眉和她的《人际沟通分析学》网课

中国青年网 阅读:91639 2020-10-16 06:24:18

原标题:一起书写疫情中人际交往的赢家脚本——杨眉和她的《人际沟通分析学》网课

视觉中国供图

人际沟通分析学(Transactional Analysis)与其他经典心理治疗理论最大的区别是——非常适合做心理学科普,非常“有效率”。对一个没有心理学专业学习背景的人而言,他完全有可能仅仅通过自学就掌握基本的分析方法,并将之用于改善人际关系和促进个人成长。

本版呈现对杨眉老师的专访和部分学生的作业,由此可以看到通过心理学的学习,我们承受磨难,同时也获得成长。

---------------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退休心理学教授杨眉,做了30多年老师,第一次对着屏幕给学生们上课,上的还是一门关于人际交往的课。

起因要从今年春节前夕说起。当时,杨眉在意大利旅行,原定2月11日回国。当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她开始准备提前回国。回国的过程一波三折,好不容易买到的机票被取消了航班,只能想办法继续买票。她从阿雷佐坐火车到罗马,又从罗马乘飞机到威尼斯,转机到比利时布鲁塞尔,又从那转机飞回北京。事后复盘,2月1日早上6点起床,2月2日晚上8点到家,连续38个小时日夜兼程。

然而,直到开学临近,疫情也没有结束,大学要求老师们改上网课。杨眉的第一反应是,“算了吧”“虽然我无比热爱我的教育事业,但是上网课对我而言,难度实在是太大了”。1955年生人的她,自称是典型的“网络难民”,网课对她来说难度近乎“蜀道”;幸运的是,她的第二反应是,“我是老师,我要为人师表,我绝不能在这样的时刻放弃教学”。

所以,才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疫情期间的《人际沟通分析学》网课。从3月5日为首经贸、4月13日为北师大开设网课,到7月21日北大暑期班结束,疫情期间,杨眉完成了3个班的网课教学。从最初的只会用录音方式,到最后可以直播,从“网络难民”成为“网络移民”。当然,学生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杨眉老师,录第一节课时,15分钟的“成品”,花了8个多小时。

杨眉从事心理咨询与治疗30多年,发现困扰来访者的几大主要问题中,人际关系问题从来都排在首位,这也是大学生普遍关心的问题。人际关系的概念非常宽泛,包括婚姻关系、父母关系、亲子关系、师生关系、同学关系、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人际关系与我们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感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人际沟通分析学(Transactional Analysis,简称TA)由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心理学家埃瑞克·伯恩创立。他最初是精神分析学的追随者,后来自己开创了一片新天地。

杨眉说:“精神分析中最基础的、对普通人群有意义的,比如本我、自我、超我,理解起来依然有难度;而在人际沟通分析学中,首创者伯恩把‘本我’的概念转化为‘儿童自我’,‘自我’是‘成人自我’,‘超我’是‘父母自我’,理解起来就容易多了。”

杨眉认为,TA与其他经典心理治疗理论最大的区别是——非常适合做心理学科普,非常“有效率”。对一个没有心理学专业学习背景的人而言,他完全有可能仅仅通过自学就掌握基本的分析方法,并将之用于改善自己的人际关系和促进个人的成长。

这里需要先解释一些TA的基础概念:

TA认为,不论孩子还是老人,每一个人都有三种自我状态:儿童自我状态、父母自我状态和成人自我状态。人与人之间在自我状态上的区别:一是比例;二是是否与环境匹配。

“生活定位”是指一个人童年时确立的有关自己、他人和世界的关系的基本信念和结论,这种信念会成为此人日后所作决定和行为的准则。TA提出4种生活定位:“我好,你也好”“我好,你不好”“我不好,你好”“我不好,你也不好”。

“安抚”,分为物质安抚和精神安抚,我们在这个由人组成的世界上,每天所进行的不过就是安抚的交换而已。什么样的安抚需要是适度的,什么样的则是过度的,我们该怎样满足自己和他人的安抚需要……这些都是TA理论所关注的。

“人生脚本”,它是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根据自己的早年经历而作出的一种无意识的人生决定。它包括三大类:赢家脚本(英雄脚本)、输家脚本(悲剧脚本)以及非赢家脚本(平庸脚本)。TA认为,一个人的人生脚本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取决于他早年的经历以及他父母亲人对他最初人生脚本的支持与否。此外,每个人在自己的人生脚本中都是主角,他不断地邀请周围人加入自己的脚本演出中,而他周围的人也会配合他的脚本,出演某个角色。

《人际沟通分析学》是一门全校公选课,几十年来,她发现学生们的困惑也随着时代而变化。“以前最高频的困惑是宿舍关系,现在很多大学生的宿舍关系则得到了明显改善。从消极面看是安全意识增强,不会轻易与人发生冲突;从积极面看,现在的学生比往届更成熟,团队意识、合作精神明显增加,因此很希望处理好现在以及将来可能遇到的各种关系,比如当前的父母老师关系、同学关系、恋爱关系,将来的实习和工作关系以及婚姻关系等。”

在杨眉的课堂上,有十分明确严格的“规矩”。比如,第二个人发言,一定要先致谢第一个人,如果不同意对方的观点,必须要先引用对方的一句话,并用“同时”作为关联词,而非“但是”。

杨眉反复对学生们强调温和沟通的重要性,无论观点多么尖锐,表达必须得体:“第一,你学会了倾听,可以得到更多的思想;第二,你不会激起对方的防御,不会导致自身的不安全——这些都是人际交往。”

每堂网课结束时,杨眉让学生在群里发言,表达困惑、分享感悟;她就一条一条回复,第一天回不完第二天接着回。就这样,课程讨论并没有因为无法“见面”而减少,反而更加深入。

从学生们的反馈中,杨眉看到,通过在疫情期间上这门课,学生们的自我认识有所增强,对他人的共情和沟通能力有所增加。有句话叫“爱人类容易,爱一个人难”,杨眉课堂上强调从身边的家人开始学习人际沟通。而因为疫情,与家人长期在一个空间内相处,学生们学会了改善与家人的关系,有好几个家长是跟着孩子一块儿听课的。

在学生上交的作业中,可以看到他们在疫情期间,用TA分析自己的生活状态。有人拥有“成人自我状态”,有人拿到了“赢家脚本”,杨眉特别欣赏年轻人这种向生活致敬的态度,迅速接受问题、然后解决问题。

杨眉说,科普TA是为了向学生提供一种科学的自助方式,而教师更像一个促进者,促进学生发展自身的“成人自我状态”,帮助学生学会改写那些妨碍成长的“脚本”。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