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瑟琳·曼斯菲尔德:无情节的叙事,印象的美

澎湃新闻 阅读:30923 2020-10-15 20:39:00

原标题:凯瑟琳·曼斯菲尔德:无情节的叙事,印象的美

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短篇小说家,文化女性主义者,新西兰文学的奠基人,被誉为100多年来新西兰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

著名作品有《花园茶会》《幸福》和《在海湾》等。她的创作指向女性的生存处境,她以独特的形式,对女权解放这个社会问题提供了文学的解救之道。

凯瑟琳·曼斯菲尔德青年照

01

短暂而美好的生命

凯瑟琳·曼斯菲尔德(Katherine Mansfield)1888年10月14日生于新西兰惠灵顿,本名卡瑟琳·包姗普。凯瑟琳的童年在维多利亚式的文化习俗和新西兰美丽的自然环境中度过。15岁时,她离家来到英国伦敦,进入皇后学院就学,研习法语、德语和音乐课程,她在那里爱上了文学,并开始写作,写一些短篇的散文和诗歌。3年后她回到了故乡新西兰,进入惠灵顿皇家音乐学院学习。1908年7月,她说服父亲同意她前往英国生活,从此走上文学道路。她用凯瑟琳·曼斯菲尔德这个名字作为笔名,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定居伦敦,开始写作生涯。凯瑟琳的第一次婚姻是失败的,她在结婚后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丈夫乔治·布朗。随后她出游巴伐利亚,1911年出版的《在德国公寓》里寄托了她幻想破灭的无奈心境。

凯瑟琳·曼斯菲尔德家庭照

1914年,她的小说集《节奏》和《忧郁评论》在丈夫米多尔顿·莫里的协助下编辑出版。第二次婚姻给她带来了幸福。一战开始后,她不断在英法两国间往返游历,见到了自己唯一的弟弟,这次见面促使她转而倾情于新西兰故乡和童年生活回忆。然而,她的弟弟不幸死于战场,这不仅使她病弱之躯再添痛创,也让她负疚于对家人感情上的疏远。郁郁之中,凯瑟琳·曼斯菲尔德寄情笔墨,法国南方写成中篇著名小说《序曲》透露了她对新西兰家乡的美好回忆。

1920年,小说《幸福》出版,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声望。1922年,又一部小说集《花园茶会》出版,进一步稳固了她在英国文坛的地位。也就是在这,她无的放矢的感情生活似乎找到了寄托。她的最后时光在法国枫丹白露乔治·古德杰夫主办的“人类和谐发展机构”度过。在这个有40多位俄罗斯文化人居住的,到处弥漫着奇妙的俄罗斯文化气息的环境里,凯瑟琳·曼斯菲尔德饲养动物,侍弄花圃,写作和生活得平静恬淡。

1923年1月9日,常年罹患肺结核的凯瑟琳·曼斯菲尔德逝世,年仅35岁。在凯瑟琳的世界里,死亡是静穆和安逸,甚至是美丽的。她临终前的最后的一句话是:“我喜爱雨,我想要感到它们落到脸上的感觉”。而正是在她去世的半年前,中国诗人徐志摩和她见过一面。徐志摩给了她的姓氏一个优美的读音“曼殊斐儿”,并在她去世后留下了那首有名的诗歌《哀曼殊斐儿》。

02

短篇小说集《蜜月》

曼斯菲尔德把她短暂的一生都献给了很少受英国作家重视的短篇小说创作,塑造了众多的女性形象。她用手中的笔,融进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生活体验,刻画了广大女性在资本主义社会生活所迫下产生的孤独感、幻灭感、恐惧感和她们的叛逆和反抗性,道出了她们深沉的思考和无声的叹息。作为英国短篇小说领域的创新者之一,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呈现出与传统短篇小说极不相同的叙事风格,经其革新后的英国短篇小说面目一新,自此开始广受世人瞩目。

《蜜月》封面图

这部短篇小说集《蜜月》收录了《小妞儿》《郊区童话》《航海》《一杯茶》《蜜月》等一系列曼斯菲尔德最具代表性的短篇小说佳作,采用萧乾、文洁若等资深译者的优秀译文,全面展示作者的文学价值和艺术魅力。今天我们向大家介绍的是书中与这部集子同名的短篇小说《蜜月》: 故事发生在一片灿烂的地中海海滩上,和煦的微风从无边无际的海面上吹拂着,一对恩爱的夫妻来到海边旅馆的凉台上喝茶,进行着一些无关紧要的对话,还时不时表达着对彼此的爱意。他们从周边的人谈到桌子上食物,从海滩上的景色谈到自己的爱情,看似一些都宁静和谐的样子,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其实,他们的对话中一直都透露着内心的不安,对爱情的怀疑和生活的无意义……这篇小说给了读者一双眼睛,透过它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时代的人在平淡无奇的外表下隐藏着的真实的生存状态。

曼斯菲尔德的小说像是对日常生活的记录。她以敏锐的眼光发现着散淡的时光流逝中所呈现出的生活场景,把平凡人物和琐碎事情写进小说。在她精心选择的蕴含深意的的细节刻画下,看似无所事事的、轻松的日常生活中显示出深刻的的意义,人物的内心世界在不同层次的内心描写中被揭示得淋漓尽致。

03

无情节的叙事,印象的美

凯瑟琳·曼斯菲尔德被誉为是20世纪杰出的短篇小说作家,她对英语短篇小说的贡献在于她独树一帜的小说叙述艺术。她作品中的”无情节”结构的表现手法是其写作技巧和风格中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她以淡化的情节、女性视角诗化的语言,和印象主义的技巧表达着现代化的主题,突破了传统的小说形式,开创了一种完全崭新的叙述手法,为英语短篇小说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她的小说中有一个特殊的意象群,除传统意义之外还赋予了自己特殊的意象模式:一是悲剧感——孤寂和死亡;二是童心——真善美和无序。这些意象以缩影的形式展示了小说的寓意,揭示了小说的主题,传达了作者的思想和情感状态。

她写的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意境,于平淡中见新奇。她的每篇小说都是蘸着心血写成的。由于艺术上的刻苦,她竟缩短了自己的生命。而她的生命,也像她的作品一样,成为了唯美的短篇。在《哀曼殊斐儿》中,徐志摩由衷地赞美她:“谁能信你那仙姿灵态,竟已朝露似的永别人间?”她女神般短暂而美好的生命,却永远地定格在了读者的心间。

(撰稿人:冯娅)

原标题:《外国文学史上的今天|凯瑟琳·曼斯菲尔德——无情节的叙事,印象的美》

阅读原文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