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未遇见,听闻已是永别

威立雅中国 阅读:46360 2020-10-14 22:39:25

原标题:我们从未遇见,听闻已是永别

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刘慈欣《流浪地球》

长江无鱼之困(源自网络)

近日我国农业农村部发布通告,称自2020年1月1日起,长江上游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长江干流及重要支流最迟自2021年1月1日起实行暂定为10年的常年禁捕。

白鲟历经万古却终于人类

2019年12月23日,中国科学家在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发表论文指出,长江白鲟已于2005至2010年之间灭绝。

相比同为长江濒危物种的白暨豚、江豚和中华鲟,白鲟似乎并不那么有名。多少人感慨:我们从未遇见,听闻已是永别...

网友热议#长江白鲟灭绝# (源自网络)

白鲟体型庞大,游动迅疾,生性凶猛,食量巨大,曾是站在食物链顶端横行无阻的“水中老虎”,是长江中的“活化石”。

江涛声中岁月悠悠,白鲟见证着亿年间地球的变迁。它游过了白垩纪,在恐龙大灭绝中幸存;游过了中华文明的上下五千年,曾伴随着华夏民族的成长。

《诗经》里有着它的身影:“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享以祀,以介景福。”四川渔民间相传,“千斤腊子万斤象,黄排大得不像样”(“鲔”、“象”即白鲟)。

它曾目睹长江往昔“渚青沙白鸟飞回”的秀丽,也曾奔腾在旧日“大江东去浪淘尽”的雄壮里。

成都博物馆藏白鲟的汉画像石(源自网络)

然而这古老的江神却没能游过高大坚固的水坝和孔洞细密的渔网。过度捕杀、航运工程、工业污水……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这跨越万古的精灵最终在人类对自然的改造与破坏中陨灭。

2020年1月起,长江迎来了10年的禁渔期,然而白鲟却没能等到这一天。

昔日的长江不再,长江白鲟消逝在了时间的长流里,化成了记忆的泡沫......

2003年1月27日,众人用白色帆布担架把白鲟轻轻抬入水中,白鲟扭着尾巴,拍出一阵小水花,没入茫茫长江中。

没想到,这竟是最后的送别。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不能再失去

作为长江水生态系统中最顶级的掠食者,白鲟灭绝不仅是一个物种的悲剧,还意味着长江水生态系统的崩溃和生物多样性的破坏。

联合国2019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物种正以“前所未见的速度”灭绝,地球上约800万种动植物中,约八分之一正面临灭绝的风险。保守估计,地球上平均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

长江过度捕捞,四大家鱼数量也逐年锐减(源自网络)

长江作为母亲河,孕育着古老的华夏文明,也滋养着万象生命。长江既是青、草、鲢、鳙“四大家鱼”等重要经济鱼类的天然种质资源库,更是中华鲟、长江鲟、胭脂鱼、花鳗鲡、川陕哲罗鲑和松江鲈鱼等诸多珍稀水生生物的避难所。然而在长江经济发展与水生生物保护的博弈中,这些鱼类的生存状态都不容乐观。

中华鲟(源自网络)

长江鲟 (源自网络)

胭脂鱼 (源自网络)

花鳗鲡 (源自网络)

川陕哲罗鲑(源自网络)

松江鲈鱼(源自网络)

长江白鲟宣告灭绝,给了人类又一个沉痛的教训。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不能再失去。希望长江禁渔能够起到良好的效果,也希望还会有更多更有力的保护措施得到贯彻。

白鲟,从历史中走来,又消逝在了历史中。

没有人知道,地球上最后一尾长江白鲟是怎样度过了孤独的一生。

截至目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尚未宣布长江白鲟灭绝,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2010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它仍被列为“极危”。

“极危”与“灭绝”只差一步之遥。白鲟的命运似已成定局,但我们仍抱以希望。就像象牙喙啄木鸟,在绝迹60年后重新被发现,一直以来存在着这样的先例。

真希望,白鲟只是藏起来了,静静地看着人类的行动。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随着长江生态好转,这灵动的身影又会再度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