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有人真的相信,“只要努力,人人都能成功”吧?

澎湃新闻 阅读:11272 2020-10-14 14:22:04

原标题:不会有人真的相信,“只要努力,人人都能成功”吧?

有人说,生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是最幸福的。物质条件丰富,机会多,只要努力,就有可能成功。

可事实却是,身在时代中的很多人,却明显地感觉到不幸福。

996、挤沙丁鱼罐头般的地铁、通勤时间巨长无比……在这样的环境里,人不免生出一种疑虑:梦想真的能实现吗?我们充满希望的未来究竟是不是假象?

书单君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伟大的戏剧作品:《推销员之死》。它讲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美国,那是一个和当下中国相似的时代背景。

经济正在腾飞,社会上人人都有着同一套信仰:只要努力,人人都能获得成功。

主人公威利就是一个信奉成功的推销员。年轻时,他业务能力很强,靠着自己的努力,让老婆孩子过上了还不错的生活,然而,随着年龄渐长,一切开始悄然发生转变。

退休之前,他被公司辞退,儿子开始嫌弃他,日子越过越糟,越来越看不到希望…… 最终,他用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威利的经历像极了那部励志电影《当幸福来敲门》的主人公,只不过,威利完全走到了他的反面……

威利的悲剧根源,是对自己认知的错位,他始终拒绝自己是平庸的,坚定不移地相信成功学。然而,正是他的坚信,毁掉了他的人生。

这个故事正是给当下中国年轻人敲响的一记警钟:所谓的成功,到底是什么?它值得我们付出一切代价去追寻吗?

在所有人都信奉成功的时代里,我们应该如何看清自己的定位呢?或许,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去思考的问题。

本书试读

两幕私下的谈话及一首安魂曲

剧中人物

威利·洛曼林达——威利·洛曼的妻子

比夫——威利·洛曼的长子

哈皮——威利·洛曼的次子

伯纳德

某妇人

查利

本伯伯

霍华德·瓦格纳

珍妮

斯坦利

佛赛特小姐

莱塔

地点

本剧发生于威利·洛曼家中的室内和庭院中,以及他去纽约和波士顿的几个地方。时间是今天。

第一幕

可以听见用长笛演奏的一支旋律。乐声低微而优美,使人想到草原、树木和一望无际的天边。幕启。

观众面前出现的是推销员的家。可以感觉到这个家背后和周围四面都是高耸的见棱见角的建筑。照耀着这所房子和舞台前部的只有从天上来的青光,周围区域则笼罩着一种愤怒的橘红色。

灯光再亮一些以后,观众可以看清,这所小小的、脆弱的房子被包围在周围坚实的公寓大楼之中,因此这个地方有一种梦似的情调,从现实中升华起来的一场梦。

房子中央的厨房确实很真实,有一张厨房的桌子,三把椅子和一个电冰箱,但是看不见别的设备。在厨房后墙上是一个挂着帘子的门,通向起居室。

在厨房右边,比厨房的地面高出二尺,是一间卧室,其中只有一张铜架床和一把直背椅子。在床上方的格架上放着一个银制的体育竞赛奖品。卧室有窗,窗外就是旁边的公寓大楼。

在厨房后面,地面比厨房高出六英尺半,是两个儿子的卧室。现在这里几乎全在暗中,只能模糊看到两张床,和这间后墙上的一扇小顶窗。(这间卧室处于那间看不见的起居室的上层。)左边有一道弯曲的楼梯,从厨房通上来。

整个布景全部或者某些地方部分是透明的。

这座房子的屋顶轮廓线是单线画出的,在轮廓线下面和上面都可以看到那些公寓大楼。在房子前面是一片台口表演区,越过舞台前部,伸展到乐池上方,呈半圆形。

这个表演区代表这家的后院,同时威利的幻想场景以及他在城里活动的场面也都发生在这里。

每当戏发生在现在时,演员都严格地按照想象中的墙线行动,只能通过左边的门进入这所房子。但是当戏发生在过去时,这些局限就都打破了,剧中人物就从屋中“透”过墙直接出入于台前表演区。

(威利·洛曼,推销员,手里拎着两个装样品的大箱子,从右方上。笛声在继续。他听得见笛声,但并没有注意。

他六十多岁了,穿着朴素。仅仅从他横穿舞台走到房子大门的几步路也看得出来他累极了。

他打开门锁,进入厨房,深呼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负担,抚摸着累疼了的手掌。他情不自禁地长吁一口气,感叹地说了句话——可能是“够呛,真够呛”。

他关上了门,然后通过挂帘子的门,把手提箱拿到起居室去。在右边的屋里,他的妻子林达在床上翻动了一下。

她起床,披上一件睡袍,倾耳听着。

她通常是个乐呵呵的人,但多年来已经形成克制自己的习惯,决不允许自己对威利的表现有任何不满——她不仅仅是爱威利,她崇拜他;威利的反复无常的性格,他的脾气,他那些大而无当的梦想和小小的使她伤心的行为,似乎对她只是一个提醒,使她更痛心地感到威利心里那些折磨他的渴望,而这些渴望在她心中也同样存在,只不过她说不出来,也缺少把这些渴望追求到底的气质。)

林达: (听到威利在卧室外的声音,有些胆怯地叫他)威利!

威利: 别担心,我回来了。

林达: 你回来了?出了什么事?(短暂的停顿)是出了什么事吗?威利?

威利: 没有,没出事。

林达: 你不是把车撞坏了吧?

威利: (不在意地,有些烦躁)我说了没出事,你没听见?

林达: 你不舒服了?

威利: 我累得要死,(笛声逐渐消失了。他在她身旁床上坐下,木木地)我干不了啦。林达,我就是干不下去啦。

林达: (小心翼翼地,非常体贴地)你今天一天都在哪儿?你的气色坏透了。

威利: 我把车开到扬克斯过去不远,停下来喝了一杯咖啡。说不定就是那杯咖啡闹的。

林达: 怎么?

威利: (停了一下)忽然间,我开不下去了。车总是往公路边上甩,你明白吗?

林达: (顺着他说)噢。可能又是方向盘的关系。我看那个安杰罗不大会修斯图贝克车。

威利: 不是,是我,是我。忽然间我一看我的速度是一小时六十英里,可是我根本不记得刚刚的五分钟是怎么过去的。我——我好像不能集中注意力开车。

林达: 也许是眼镜不好。你一直没去配新眼镜。

威利: 不是,我什么都看得见。回来的路上我一小时开十英里。从扬克斯到家我开了差不多四个钟头。

林达: (听天由命)好吧,你就是得歇一阵子了,威利,你这样干下去不行。

威利: 我刚从佛罗里达休养回来。

林达: 可是你脑子没得到休息。你用脑过度,亲爱的,要紧的是脑子。

威利: 我明天一早再出车。也许到早上我就好了。这双鞋里头该死的脚弓垫难受得要命。

林达: 吃一片阿司匹林吧,我给你拿一片,好不好?吃了能安神。

威利: (纳闷地)我开着车往前走,你明白吗?我精神好得很,我还看风景呢。你想想看,我一辈子天天在公路上开车,我还看风景。可是林达,那边真美啊,密密麻麻的树,太阳又暖和,我打开了挡风玻璃,让热风吹透了我的全身。可是突然间,我的车朝着公路外边冲出去了!我告诉你,我忘了我是开车呢,完全忘了!幸亏我没往白线那边歪,不然说不定会撞死什么人。接着我又往前开——过了五分钟我又出神了,差一点儿——(他用手指头按住眼睛)我脑子里胡思乱想,什么怪念头都有。

编辑|轻浊

原标题:《每日新书 | 不会有人真的相信,“只要努力,人人都能成功”吧?》

阅读原文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