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伟:书写乡土物事记录不屈精神

民族时报 阅读:60719 2020-10-14 12:25:54

原标题:李达伟:书写乡土物事 记录不屈精神

民族时报全媒体记者 李航

打开白族作家李达伟的新浪博客,从2012年开始,他每年都会对自己的写作、己发表的作品进行梳理,有的是反思,有的是计划。书写乡土物事,记录民间文化是他写作的主题和追求。

2020年对李达伟来说注定意义深远,因为他凭借散文《大河》获得了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书写乡土物事

李达伟是80后,现在《大理文化》杂志当编辑。2007年,李达伟读大学二年级时,与写作结缘。“我们写作课的老师,把我的一篇习作推荐给了我的恩师纳张元老师,在办公室里,恩师逐字逐句地帮我修改,并推荐给我们学院报的老师,我的习作便在他们的关心下不断见诸于学报。”李达伟说,“在那之前,我只是沉迷于阅读。从那时开始,我开始对写作有了强烈的兴趣,并最终让写作成为了自己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

2010年李达伟大学毕业后,以特岗老师的身份来到了怒江边的一个村子。谈到写作《大河》的缘起时,李达伟说:“怒江就在我教书的那个村子前面一直流淌着。怒江是我见过的第一条真正的大河。我是在2014年的时候,从怒江边回到了大理,2017年的雨季我重新回到了原来教书的地方,并有意出现在了当时泥沙俱下滚滚流淌的怒江边。就是在那样的一种情境下,开始萌发了写作《大河》的想法。”

《大河》的写作,是一种重返式的写作,那些在怒江边教书和生活的过往开始浮现;同时也是一种在场式的写作,怒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写怒江的同时,李达伟表示他更多是在写人,写人们与怒江、与生活的世界之间的那种关系,并进行了一些关于自然、人生、命运的思索。

记录不屈精神

写作很多时候面向的就是人,李达伟更多是在仰视他们,仰视他们在当下纷繁庞杂的社会中,那种不屈,那种在困境困难面前,所依然坚守着的品质。李达伟说,“在看到他们用生命制造的那种命运感时,我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亲人,所以我也不断在写他们。无论在《大河》《高黎贡》还是现在正在写的《苍山》中,都有着祖辈的出现,我有种强烈的感觉,祖辈就是用生命和命运滋养着我的写作,许多人就像祖辈一样,一直在用他们的命运滋养着我的写作。”

来自乡土的李达伟一直关注着乡土、书写着乡土,他现在正在写着一个长篇散文《苍山》。“在这之前,写了好几个地域性和民族性不是很强的作品。而《苍山》,又必然无法避开民族性和地域性,当然我也想在里面呈现一些如何处理民族性和地域性的方式。《苍山》已经计划了好几年,但一直不知道怎么写,直到今年,我决定先把自己所认识的苍山写出来。写《苍山》,不只是写山,我想重塑一种筋骨,重塑一些在这个时代多少显得有些稀缺的精神,我想重拾那些渐行渐远的忏悔、善良、爱情、真诚、胆色、平和、谦卑、敬畏、博爱。苍山是我精神性的山,它早已包含了一切的山,同时还包含了一切不是山的东西。”李达伟说。

“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写作者,我觉得文学所具有的记录与反思功能,对如何保存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还是有一定的作用。”李达伟说。

记者手记

深入挖掘优秀传统文化

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只有植根现实生活、紧跟时代潮流,才能创作出好作品。创作出好作品是每一个文艺工作者的理想和追求,少数民族作家也不例外。少数民族作家除了肩负植根现实生活、紧跟时代潮流、创作出好作品的职责外,还肩负着深入挖掘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用各种文艺样式来展现优秀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的使命。

在当下,人们越来越渴求优秀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精神文化产品,优秀的少数民族作家和少数民族文学作品越来越显得重要。云南有25个世居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丰富,形成了一个云南少数民族作家群,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云南的少数民族作家一直在为繁荣文艺、服务社会做贡献。

不断深入生活、深入挖掘少数民族优秀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是云南少数民族作家、少数民族题材作品不断提升影响力的必要途径。深入生活就是要多了解和少数民族群众息息相关的生产生活情况,少数民族作家应该密切关注,深入基层,采访采风,积极创作。

深入挖掘少数民族优秀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是深入生活的目的,好的作品除了要能深刻反映人们的生活,也要彰显人的真善美的高贵品质,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可以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做好文艺创作工作提供丰富的创作源泉。

“文艺创作不仅要有当代生活的底蕴,而且要有文化传统的血脉。”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能反映新时代少数民族群众新生活新气象的文学作品,这样的文学作品才更有价值和意义。

转载请注明来源《民族时报》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